关于衰老和死亡,我们可能需要重新建立这些认知

Nov 5
  2017-04-13

 前些天,79岁的知名作家琼瑶突然公开了一封写给儿子和儿媳的“人生中最重要”的信,交代了她的身后事——万一到了该离开之际,绝不抢救,各种急救措施都不需要,让她没有痛苦地死去就好。

320577353032654974.jpg

无独有偶,3月18日,开国大将罗瑞卿之女,66岁的罗点点在接受《新京报》采访时表示,自己也立下了希望“尊严死”的“生前预嘱”。

能多活一些日子难道不好吗,为什么她们会拒绝各种急救措施呢?“尊严死”又是怎么回事?

关于这些问题,今天我要和大家分享一本特别的书,《最好的告别》。

014e6ce.jpg

作者阿图·葛文德是白宫最年轻的健康政策顾问,出生于医生世家,还是《时代周刊》评选2010年全球“100位最具影响力人物”榜单中唯一的医生。

书的副标题是“关于衰老与死亡,你必须知道的常识”,但在我看来,葛文德的思考和讲述,远比常识震撼。尤其是他对死亡以及临终关怀的理解,更是刷新了我的认知。

1.我们误解了衰老和死亡

从出生那刻起,每个人都在不断老去。这是无人可以摆脱的命运。

然而,“衰老”成为一个问题,其实并没有多长时间。

比如,在美国,1790年时,65岁以上的人在人口中的比例还不到2%。20世纪初时,美国人的平均寿命也不过50岁。

平均寿命短就意味着,人们在大多数时间与健康相伴,愉快地生活,直到某一天,被疟疾或心脏病之类的突发疾病袭击,撒手人寰。

不过,随着医学的进步,人均寿命逐渐延长,比如美国在20世纪30年代的人均寿命就到了60多岁。到今天,绝大多数人会活足一个完整的生命周期,死于老年。

0e3784b.jpg

葛文德说,不管你采用了什么办法想留住青春,衰老都是不可逆转的事情——

从30岁开始,心脏的泵血峰值逐年下降,人们跑步的长度和速度都赶不上过去;

40岁左右,肌肉的质量和力量开始走下坡路;

50岁开始,骨头以每年1%的速度丢失骨密度;

70岁的时候,大脑灰质丢失使头颅空出差不多2.5厘米的空间,老年人在头部受到撞击之后,会很容易发生颅内出血;

80岁时,我们会丢失25%—50%的肌肉;

到85岁,40%的人都患有教科书所定义的老年失智(痴呆症)。

老年是一系列的丧失。

作家菲利普·罗斯则形容:老年不是一场战斗,而是一场谋杀。

然而,由于“老年”对人类来说还是一种比较新鲜的情况,以致于人们看待这一生命下行阶段时的态度出现了问题。

我们需要帮助的阶段往往很长,我们认为这是一种缺陷,而不是新出现的、预料之中的事态。我们经常炫耀某个97岁的老人跑马拉松的故事,仿佛类似事例不是生物学上的奇迹,而是对所有人的合理期待。

而正因为我们没能很好地接纳衰老,也就没有正确地理解与衰老相连接的死亡。

在很多人印象里,医院是起死回生的地方,有人死在医院会被说成是“救治失败”——就好像救治必须成功,死亡都不该发生一样。

“书米”们不妨回忆一下,在医院里,有一种情景是不是每天都在大量发生:

身患绝症的病人或重病缠身的老人躺在ICU(重症监护室)的病房,戴着呼吸机,靠各种管子输入维持生命的营养液,他早已意识模糊,不能说话。为了“抢救”,他可能还会接受多次胸外按压、电除颤等急救措施,直到再没有任何办法能找回他的生命体征……

可能有人要说,人还没死,就该尽一切努力延长他的生命,这难道还会有什么不妥吗?

生命当然要努力挽救。但在某些情况下,你的这种坚定信念可能就会动摇了。

2.痛苦的两难抉择

一位朋友和我讲了一个他所亲历的故事。

2012年,这位朋友38岁的姑父确诊得了骨癌(恶性肿瘤),而且是晚期。

在经一月有余的初期治疗后,姑父的身体状况愈来愈差,医院提出了两个治疗方案:

方案一:截掉整个下肢后进行放疗。这样做可以适当延长姑父的寿命,但过程很痛苦,放疗后的生活也完全不能自理;

方案二:不截肢,进行普通保守治疗。这样的话,预估姑父只剩半年的生命期,癌细胞将迅速扩散,直至吞噬生命。

面对这两个方案,家族内部发生了巨大分歧:

朋友的姑父要求放弃治疗,他无法忍受失去整个下肢带来的生理、心理痛苦;

家人却希望截肢,多活一天是一天,这既有积极救治带来的心理安慰,也有不忍亲人就这么离世的心结。

我相信,不少粉丝也都遇到过类似的两难境地——

明知结局是“死亡”,是使用各种医疗手段,哪怕痛苦万分,也要尽一切可能延长患病亲友的生命时长?

OR

在适当的时候选择放手,牺牲一些生命的长度,让病人带着尽可能少的痛苦离开?

很多人认为,选择继续积极救治、延长生命是正确的选择。但在《最好的告别》中,葛文德却为我们描述了这种选择不那么“积极”的一面——

当我们无法准确知道还有多少时日时,当我们想象自己拥有的时间比当下拥有的时间多得多的时候,我们的每一个冲动都是战斗,于是,死的时候,血管里着化疗药物,喉头插着管子,肉里还有新的缝线。

我们根本是在缩短、恶化余下的时间,可是这个事实好像并没引起什么注意。我们想象自己可以等待,直到医生告诉我们他们已经无计可施。

但是很少有医生已经无计可施的时候——他们可以给病人功效未知的有毒药品,手术摘除部分肿瘤,如果病人不能吃东西,就给他植入饲管,总会有办法的。我们想要这些选择,但这并不是说我们自己急切地想要做这样的选择。

事实上,我们经常根本就没做选择。我们依靠默认项,而默认项是:采取措施。治疗点儿什么!有解决办法吗?

他认为,这是现代社会才有的悲剧。

对大多数人来说,因为不治之症而在监护室度过生命的最后日子,完全是一种错误。

你躺在那里,戴着呼吸机,每一个器官都已停止运转,你的心智摇摆于谵妄之间,永远意识不到自己可能生前都无法离开这个暂借的、灯火通明的地方。

大限到来之时,你没有机会说“再见”“别难过”“我很抱歉”或者“我爱你”。

最终,因为我那位朋友的姑父态度坚定,拒绝截肢,家人也只能听从他的愿望。临终前一个月,他提出要回到乡下老家,不想在冰冷的医院度过最后的日子。

最后的那几天,他虽然已很虚弱,但仍把诸多后事做了清晰交代。2013年新年前一周,他在自己熟悉的家中告别了这个世界。

3.怎样才是最好的告别?

请别误会,这位朋友的姑父按自己的意愿走完了生命的最后时刻,但书单君并不是在鼓励大家让重病亲友放弃治疗。

某些情况下,因为不治之症在监护室度过生命的最后日子是错误,但干脆走向另一个极端也不一定可取。

葛文德认为,我们其实还有另一个选择,那就是“善终服务”或“姑息治疗”。

标准医疗和善终护理的区别并不是治疗和无所作为的区别,而是优先顺序的不同。

普通医疗的目标是延长生命。为了有机会获得未来时间,现在,我们要牺牲你的生存质量——通过手术、化疗、把你送到监护室。

而善终服务是让护士、医生、牧师以及社工帮助致命疾病患者在当下享有可能的最充分的生活——很像疗养院改革者们安排员工帮助严重失能者的方式。

对于绝症,这意味着致力的目标是解除疼痛和不舒服,或者尽量保持头脑清醒,或者偶尔能和家人外出——而不是关注生命的长短。

不是盲目地抢救、使用各种维持生命的措施,也不是彻底放手,而是帮助病人尽可能减轻痛苦,满足他们的意愿,在最后的日子里仍然做好自己的角色:好丈夫、好妻子、好父亲、好母亲。

很多患者可能明白自己患了绝症,但不一定承认自己行将死去。一位善终服务护士说:“我觉得进入善终服务阶段的人,只有1/4接受了自己的命运。”

另一方面同样不可忽视,那就是没有哪个病人愿意让家人痛苦。作者葛文德的同事,姑息护理专家苏珊·布洛克就认为,如果不是为了满足所爱的人的希望,2/3的病人宁愿放弃他们不想做的治疗。

所以,采取姑息治疗前,通常病患和家属会有一次家庭会议。而这次会议谈话的技术难度,其实不亚于做一次手术。

苏珊·布洛克本人就亲历过这样的时刻。

十多年前,苏珊70多岁的父亲因颈部脊髓处长了一个包块而住院。医生告诉她,切除包块的手术有20%的概率会导致颈部以下全身瘫痪。但是,如果不做手术,瘫痪概率是100%。

手术前的那个晚上,苏珊和父亲聊起了朋友和家人,他们都尽量不去想将要发生的事情。然后,苏珊离开医院回家睡觉。走到半路,她突然意识到:“天呐,我还不了解他真正的愿望呢!”

即使身为临终讨论专家,跟父亲进行这样的谈话,同样让苏珊心里难受,但是,她必须逐一讨论那些必须面对的问题。

她问父亲:“为了博取活下来的机会,我想知道你愿意承受多少,以及你可以忍受的生存水平。”

父亲告诉她:“如果我能够吃巧克力冰激凌、看电视足球转播,那我就愿意活着。如果有这样的机会,我愿意吃很多苦。”

听到这句话时,苏珊震惊了。父亲是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荣誉教授,她回忆说:“在我有意识的记忆中,他从来不看足球比赛。他描绘的整个画面,怎么说呢,不是我认为我认识的那个人。”

但是,结果证明这个谈话至关重要,因为手术后,父亲的脊髓发生出血。

外科医生告诉她,为了挽救他的生命,他们必须再做一次手术。但是,出血已经让他近于瘫痪,他会严重残废好多个月,而且很可能永远残废。她希望怎么办?

“我有三分钟的时间做决定。我意识到,其实他已经做了决定。”她问医生,如果她父亲活下来,是否还能吃巧克力冰激凌、看电视足球比赛。可以,他们说。于是,她同意让他们再给他做一次手术。

“如果我没跟他做那次谈话,”她告诉我,“那一刻,我的直觉会是让他走,因为情况太糟糕了。但是,之后我会痛打我自己,会不停质疑自己是不是让他走得太早。”

或者,她可能会同意让他做手术,却发现他得面对一年“非常恐怖的康复治疗”和残疾(这是常有的情况)。“我会觉得非常内疚,我会觉得是我让他遭受的这些痛苦,”她说,“但当时我不需要做什么决定。”他已经决定了。

葛文德建议,在化疗无效、面临高风险手术、在家也需吸氧、肝脏衰竭持续恶化以及不能自行穿衣等情况下,我们所有人都应该做苏珊同他父亲进行的那种谈话,以便考虑清楚什么时候从为时间而战转向争取人们珍视的其他事物——同家人在一起、旅行,或者享受巧克力冰激凌。

善终服务不同于标准医疗,它的本意是在抵达生命终点前,让病人有尊严、维持较高质量的生活。

但让人意外的是,它还展现了一些惊人的疗效——有研究跟踪了4493位晚期癌症和心脏病患者,结果发现,他们是否参加善终服务,在存活时间上没有差异,而对于有些病人,善终服务似乎还延长了少则数周,多则数月的存活时间。

这其中的教训似乎很有禅意:只有不去努力活得更长,才能活得更长。

4.生命是一个故事

心理学里有一个神奇的“峰终定律”——在一段体验中,人的记忆几乎把全部的判断权重放在两个地方:一是最好或最糟的时刻,另一个则是最后的时刻。

比如,对于一个病人,即便他刚刚遭受了半个多小时的高水平疼痛,但只要医疗过程结束时有那么几分钟不痛,他对总体疼痛的评价就会戏剧性降低。

再比如,一部开场精彩的电影,如果结尾出现败笔,我们就会觉得糟糕的结尾毁了整部电影。

79340d9.jpg
▲图转自《经理人》,制图:吴岱云

人生的体验也是如此。

对于人类来说,生命之所以有意义乃是因为那是一个故事。一个故事具有整体感,其弧度取决于那些有意义的时刻、那些发生了重要事情的时刻。

不同于沉湎于当下的体验的自我,记忆的自我不仅试图识别愉悦的高峰和痛苦的低谷,而且还有故事整体展开的方式。为什么一个足球迷会让比赛结束前糟糕的几分钟毁掉三个小时的巨大快乐?因为一场足球比赛就是一个故事。

对于故事而言,结局是最重要的。

因此,葛文德认为,我们在对待病人和老人方面最残酷的失败,是没有认识到,除了安全和长寿,他们还有优先考虑事项;建构个人故事的机会是维持人生意义的根本;通过改变每个人生命最后阶段的可能性这一方式,我们有机会重塑我们的养老机构、我们的文化和我们的对话。

善终不是好死,而是好好活到终点。

《最好的告别》的英文书名是BeingMortal,把mortalbeing换了词序。Mortalbeing的意思是“凡人”,与immortalbeing“神仙”对应。Beingmortal,大概就是接纳我们身为凡人的生老病死的意思。

也许在看这篇文章的读者还很年轻,远未到考虑晚年和身后事的时候。但我们更好地理解死亡,也就能更好地理解生命的整个过程。正是在海德格尔所谓的“向死而生”中,我们会更真切地明白自己存在的意义。

《最好的告别》的总序作者,北京大学医学部王一方教授就常和学生说:“不是说你年轻,就一定比老人活得长。把每一天当做最后一天过,也是一种人生观的教育。活就要有品质。上帝让你坐起来,就要有坐起来的光彩。”

故事都会来到最后几行的。如果我们的人生能够拥有一个宁静、平和的结尾,我想那大概就会像马可?奥勒留在《沉思录》中所说的——

“满意地结束你的旅行,就像一颗橄榄成熟时掉落一样,感激产生它的自然,谢谢它生于其上的树木。”

新闻中心
最近活动
行业资讯
相关文章

有钱就能掩盖焦虑?

神奇体感音乐助您好孕!

是季节性伤感还是抑郁症?

体感音乐按摩产品功能介绍

什么是气功音乐疗法?

非药物理疗法——体感音乐疗法

每天叫醒你的,是爱还是恐惧?

失眠障碍人群最多的国家_____中国

音乐疗法简介

我与“体感音乐”美妙邂逅

科技创新 体感音乐

体感音乐疗法让情绪出走

市人民医院推出五行音乐治疗

致越努力越焦虑的3类人,别让努力毁了你!

音乐放松椅哪里买—— 体感音悦为您服务

体感音乐能为我们做什么

音乐为什么能够治病

中国不缺懂心理咨询的人,最缺的是懂心理科学的

体感音波振动应用于人体科学的意义

心理治疗的本质:激发患者治愈之心

抑郁症是压力太大造成的?

手把手教你,如何不被心理咨询师忽悠

音乐声波能健身长寿

分宜:在押人员看守所里能点歌 “音乐疗法”暖人心

音乐精神减压放松与音乐催眠

当你的朋友抑郁了怎么办?

拖延症你好

一种美容瘦身新时尚——音乐疗法

为什么人会懒癌上身?

如果有第二次生命,乔任梁可以怎么面对抑郁症?

音乐对人生的影响

独门绝招治疗失眠超有效

图文并茂谈睡眠:关于睡眠不足的十件事

高端大气音乐放松床垫,你值得拥有

优秀的人为何高发抑郁?一切从做个好孩子开始

她产后抑郁最需要你的时候,你在吗?

三个步骤,让你不再沦为情绪的奴隶

体感音乐按摩不一样的按摩方法

运动可改善伴失眠症超重男性患者睡眠

体感音乐疗法6问6答

治疗孤独症患儿的最佳方案——体感音乐疗法

音乐放松椅的功效

高强度运动可改善女性睡眠状况

一名三度昏迷植物人被音乐治疗唤醒

音乐疗法针对不同人群,运用不同音乐体系

体感音乐养生防病

浅谈体感音乐治疗

音乐治疗带给我们前所未有新体验

体感振动按摩音乐治疗

失传已久的道医音乐疗法——肝音调理

仅9.5%的人完全没心理问题 音乐疗法帮你摆脱困扰

五种音乐可以有效舒缓抑郁情绪

民族音乐学在中国的发展

抑郁症或促进人类进化发展

音乐放松椅的参数备注

研究音乐治疗的镇痛效果

如何集中精神,提高效率?

什么是音乐疗法?音乐疗法真的有那么神奇吗?

医生,你抑郁了吗?

作为咨询师,说完对不起,我想说:其实我不是你们想象中那样的!

你焦虑,是因为把本该行动的时间用在了思考上

音乐放松椅——孕产妇福音

强哭强笑跟抑郁症有关系吗?

史上第一物理疗法——体感音乐放松疗法

7招让你轻松摆脱“午餐恐惧症”

一周减压时刻表:和压力说再见

助考神器——体感音乐放松椅

体感音乐疗法的应用研究

这一次,让我们关心抑郁症!

体感音乐疗法之音乐本草

音乐放松椅——让自闭症患者走向阳光

音乐治疗 | 看清自己 鼓舞前行

心理音乐治疗十大功效

普通人的精神分裂从哪里来?

我们的抑郁来自我们的不幸福|七种心理易降低幸福感

体感音乐起源

磨炼意志苦中苦,终于领悟抑郁症

我们对于抑郁症几乎一无所知

体感音波的魅力

中国式父亲的爱,不善于表达

轻松迎高考——体感音乐放松椅

从自闭症中找到自我

一种让你得心应手的解压方式——音乐疗法

体感音乐放松椅改善生活

体感音波床率先运用到商务酒店

那些得了抑郁症的人,会做什么样的梦?丨解梦

解决失眠、焦虑、抑郁好帮手——体感音乐放松椅

抑郁症并非不治之症 药物+心理治疗是正道

2016年全中国共有500多家设立音乐治疗室

睡眠不足人会变笨吗?

原来音乐疗法可以拯救你的生活质量

如何告别“错失恐惧症”?

一位资深音乐治疗师对音乐的解析

爱美女士不二选择——体感音乐放松椅

体感音乐疗法对睡眠障碍的作用原理

关爱“星星的孩子”——体感音乐治疗

带来成长的不是伤害,而是对伤害的理解

为什么越努力,越焦虑?

一直在担心将来,哪还有时间努力

精神病究竟是一种能力还是一种缺陷?|罗斯福总统和他的躁郁症

新的一年,不想再成为一个有趣的人

你多久没回家了?你是治好父母抑郁最好的“药”

对负面情绪的人我是这么看的

音乐疗法改善10大心理情绪

为什么睡眠是预防老年痴呆的秘密武器?

一个11岁的纽约男孩在地铁站里,开了个治愈人心的心理咨询站

体感音乐疗法(VAT),一门崭新的声学治疗技术

诠释音乐疗法对我们人类具体作用

给生命中加一剂良药——体感音乐疗法

一个容易让人“打不起精神”的时代

一段美妙的身心旅程 ——体感音乐疗法

你是否患有抑郁症了?看看抑郁症的10大表现!

体感音乐疗法在医疗、保健等领域的应用研究

关注睡眠,关爱心脏——生态好睡眠,拥抱正能量

体感音乐床垫-催眠减压新技术

音乐疗法将走向世界

体感音乐 孕妇的福音

体感音乐放松疗法辩论会

面对压力,放松能力和压力管理,哪个更重要?

亲友得了抑郁症,我该怎么做?

提升睡眠质量我有绝招,看了你就明白

音乐治疗的理论依据之存在的必要性

世界睡眠日:各地牛人那些神一般的奇葩睡姿

什么是中国式的强迫症?

死气沉沉,皆因你压抑太深

中国人的压力感如何排解?

古代中医心理疗法,叹为观止!

绝招治疗失眠超有效

体感音乐疗法历程

拖延症久治不愈?送你10个锦囊!

体感音乐治疗技术原理

放过焦虑,焦虑就会放过你

脑瘫患儿福音——深圳体感音悦科技

看看焦虑是如何吞噬你的生活

体感振动音响起源

孤独症患儿新疗法——体感音乐疗法

吸烟竟然是使我们焦虑的元凶之一!

什么是抑郁症音乐疗法?

藥和樂,何为药,何为乐

研究:中风病人有望借音乐治疗恢复说话

世界上最傻的事,就是睡得不够多

你焦虑吗?不如试试吃根香蕉吧|香蕉助你克服焦虑

音乐治疗与心理治疗的异同?

打坐可改变大脑结构-音乐放松坐垫

焦虑、失语、空心……这9种时代病你有哪些?

大妈跳广场舞治“抑郁”:把病跳没了

抑郁症是病,不只是“想不开”

体感音乐床垫助您好梦

心理动力学派的音乐治疗

中国为什么没有睡眠医师?

养生防病——音乐治疗

男性更年期如何表现

心理音乐减压的方法

10大常见但危险的心理盲点

为什么容易对亲人发火?

花了2年时间,我是如何从抑郁中挣扎出来的

体感音乐产品能带给客户甚么样的乐趣

如何与家里的爷爷相处能消除他们的孤独感?

1分钟心理学|什么是强迫症?

为何会有焦虑症?

允许自己优雅说脏话的人,心理更健康哟!

小儿糖尿病应该如何预防?

音乐换能器的应用

音乐养生疗法(五首曲子保你健康)

孕妇音乐胎教有着重要的意义

为什么每次面对选择都会很焦虑?

手机成为我们焦虑的元凶之一

抑郁症音乐疗法是什么?

体感音乐治疗实例解析

音乐治疗学与音乐学

患了抑郁更要坚持工作

心理治疗的本质激发患者治愈之心

打坐对人体健康的N种好处

催眠如何走进一个人的内心世界

体感音乐改善人体机能

控制不住的纠结和焦虑,该怎么办?

失眠了!是谁动了你的睡眠?

神奇体感音乐助您好孕

音乐放松椅——反馈型

真正的成熟,是学会与自己的焦虑共存

久病卧床有效预防褥疮新方法

600家深圳康复中心将应用体感音乐设备

“人流音乐疗法”首现佛山 评价不一

音乐治疗学与音乐学的区别

体感音乐按摩是最好的按摩方法

音乐放松椅治疗步骤

音乐放松带给我们不一样的体验

你笨是因为睡太少!睡眠不足的后果比你想的要严重

上班一族午睡的五大好处

诠释“体感音乐疗法”成果

乐享治疗 北大人民为乳癌术后患者开一剂音乐药

什么是高频音乐疗法

体感音悦在成人疾病领域的应用情况

音乐放松椅、音乐床垫推荐

把焦虑托付给音乐

静悄悄间,一项革命性技术运用到我们身边——体感音乐疗法

活得健康,却不快乐?有可能是你自己在掩盖自己

音乐喜好看人品差异

重视心理健康管理 实现身心和谐

他是强迫症患者中最伟大的飞行员

为什么你如此纠结?

为何你总不能做出理智选择?

缓解焦虑的十种方法

是什么让音乐疗法再次登上“风口浪尖”

广东中医药附属医院组建体感音乐心理治疗室

体感音乐才是最好的物理治疗师

高考失眠怎么办?——体感音乐来帮你

体感音波疗法应用——音乐放松椅

音乐疗法让该死的病痛见鬼去吧

多家美容会所使用体感音乐床

年收入多少,我们才不会焦虑?

音乐疗法三大临床功能

心理加油站——体感音乐疗法

临床验证体感音乐疗法对亚健康人群的干预效果

孤独症患儿最新治疗方法——可视音乐治疗

如何区分傻子、精神病、神经病?

音乐放松疗法功效

运动员常患睡眠障碍,但改善起来so easy

体感音悦音波治疗系统从诞生至应用

我知道你为什么拖延?

体感音悦床垫有着划时代的意义

忽悠还是真实力?!一试你便知——体感音乐疗法

追忆那些抑郁症明星:走在阳光下,你不懂他们的苦

受抑郁症困扰煎熬的十大悲惨明星

体感音乐疗法与传统音乐疗法的区别

快要睡着时突然有下坠的感觉我是有病吗?

产后抑郁在医学上以不再是老大难问题

体感音乐在目前国内洗浴场所的现状

抑郁症——看得见的黑暗

给儿童经历音乐元素

体感音乐增添生命活力

音乐打通你的经络,你知道吗?

高考学子的福音——体感音乐

容易抑郁?别担心,你属于创意型人才

改善睡眠好办法

自杀者的微博成了树洞,58万条留言者孤独得像避雷针

睡眠不足的危害

28个超经典社会心理学现象

活在当下,你不必为抑郁买单

体感音乐与普通音乐的区别

睡眠不足会长胖,你找到你长胖的原因了么?

音乐治疗让她重新回归生活

低品质的勤奋,是否会越努力越焦虑?

音乐疗法具体作用有哪些?

不要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体感音乐

重度抑郁症:什么引起了危象?

最早应用音乐疗法的国家——中国

音乐放松疗法

神经音乐疗法之言语技术

体感音乐治疗的原理

维也纳商务酒店推出——体感音乐床垫

高考减压原来还有它——音乐疗法

长期失眠是抑郁的表现吗?

从音乐治疗角度重新定义音乐

几乎所有的焦虑都源于这一个小问题

为祖国战斗力“添油续航”——体感音乐

研究发现音乐治疗可能有助改善中风病人的语言功能

惊人发现!精神分裂症患者的大脑或有能力“自愈”

抑郁症的发展历史

新型技术运用到肿瘤医院——体感音乐疗法

专家谈中国抑郁症的现状

十招教你减轻焦虑最有效的方法

改善睡眠好帮手

音乐放松椅

体感音乐疗法与养生

失眠不可怕,轻松解决它

体感音乐疗法对睡眠障碍的作用

你可能有抑郁症——九成抑郁症没被发现

音乐放松疗法改变生活

什么是音乐疗法?

音乐按摩与传统按摩的比较

音乐治疗学的发展

体感音悦告诉你失眠是个小问题

体感音乐-你体验过吗?

体感音乐触及医疗

体感音波疗法

体感音乐5种治疗效果

痛风最新疗法——体感音乐疗法

治疗抑郁 | 运动vs药物

学会用音乐养生

攀比,是心理贫穷的标志

音乐放松椅作用原理

体感音乐防病养生

10种想法,让你在压力中无限循环

音乐放松椅适用人群

艺术家更容易得抑郁症吗?

心理技巧:60秒快乐法则

Copyright © 2013 深圳体感音悦科技有限公司 All Right Reseved.粤ICP备13031255号-1.

粤公网安备 4403060200019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