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深圳体感音悦科技有限公司!

全国服务热线:

186-8228-5181

新闻动态

我们珍借每一次合作的机会,竭尽全力提供更高质量的服务!

基于脑神经康复的体感音乐治疗

发布作者:admin 发布时间:2021-06-12 阅读次数:0

脑神经学的音乐治疗(Neurologic Music Therapy,NMT),是近年来发展迅速的一门音乐治疗学科,被国际广泛认同,由美国 Colorado State University  Michael Thaut 所创立。建立在脑神经学研究基础上的 NMT,发展了包括机能、言语及认知领域的康复技巧, 能有效应用于脑神经受损的病人,如儿童脑瘫、老年痴呆症、帕金森病、脑卒中、脑外伤等。

而体感音乐疗法(Vibroacoustic Therapy),是通过“身体感知音乐”的方式,即通过强化音乐中的低频,来激发身体的反应譬如听觉、触振动觉等,以此调节人的身心健康或者防治疾病。尤其在针对脑神经损伤患者的辅助康复治疗中,由于该疗法的有效便捷性, 已越来越受到临床医生和特教人士的重视!

笔者在历经多年推广这一疗法的过程中,有幸接触康复医学、心理学和特殊教育等领域的专家学者和仁人志士,由于他们对这一疗法的肯定和发扬,现将有关临床应用整理和汇报如下:

 

 

一、体感音乐疗法在脑神经康复领域的应用

体感音乐疗法是一项古老而新兴的声学治疗技术。它将音乐中 16~150 赫兹的低频信号,经增幅放大和物理换能后,通过身体感知音乐的方式,使音乐的“外源性振动”与人体“内源性振动”产生同频共振,从而对人产生快速深度的放松和理疗作用譬如激活大脑中枢、调整植物神经功能和改善微循环等,具有良好的生物学效应。

1982 年,挪威教育家和医学家 Olav Skile 博士通过对脑瘫患儿的临床观察研究发现, 体感音乐振动能有效缓解患儿的肢体痉挛症状,并第一次在国际上提出了“体感音乐疗法” 的概念。Skile 博士早期的研究发现:音乐中的低频尤其 40~80 赫兹的频率),对于孤独自闭症、偏头痛、肌肉抽搐和大脑麻痹等治疗非常有效。

后来,日本音乐治疗联盟理事、工学博士小松氏,在此基础上经不断技术改良和理论完善,使得该疗法在世界范围内发展成为一门专业的声学治疗学科,广泛应用于康复医疗、心理调节、压力管理和语言教育等领域。

 

1、体感音乐疗法能有效改善失眠、抑郁及身心症状

日本东邦大学牧野真理子等,应用体感音乐疗法对 55 例心疗内科患者进行了康复治疗。其中:心身疾病包括支气管哮喘、过度换气综合征、过敏性肠综合征、咽喉异常症、十二指肠溃疡、摄食障碍、高血压、心律不齐、经前期紧张症)30 例,抑郁症 7 例,神经症 6

例,其他疾病 6 例。

结果显示,体感音乐疗法可明显减轻患者的紧张和抵触感,增强亲和力,减轻抑郁和焦虑症状,同时治疗期间指端温度升高、血压降低。


爱沙尼亚的塔林教育学院 Ruutel 等人,应用音乐振动疗法对心脏病、神经过敏、睡眠障碍、头痛等进行干预治疗,均取得了积极的效果。

日本的坪井康次和筒井末春,分别发表了《应用体感音乐疗法治疗失眠的临床研究》。他们用指端皮温和肌电作为疗效观察指标,发现采用自然界规律或不规律的乐曲,如电车声音、小溪流水声和海浪等,患者在听取自然音乐的同时感受到美妙的体感振动,在昏昏欲睡中得到彻底的放松。筒井末春认为,体感音乐疗法对于希望从长期服用安眠药中解脱出来的失眠患者非常适合,而且在诱导睡眠方面功效显著。

2006 年,中国卫生部中日友好医院临床医学研究所魏育林、孔晶等人,应用体感音乐

疗法对 164 例睡眠障碍患者进行了干预和观察研究。他们使用红外热成像扫描技术,做大样

本对照检测分析后发现:受试人员经过 30 分钟的体感音乐治疗后,人体热辐射的“非对称状态”均得到极大改善。这表明,体感音乐疗法对于睡眠质量的改善、人体机能的恢复、疾病和亚健康的康复等,效果都非常显著。

值得一提的是,魏育林教授在中国率先开展了体感音乐疗法的临床应用研究。她通过多年的临床大样本观察研究,建立了一整套具有客观疗效指标的评估体系如皮温、电阻、血压、脉搏、脑电波等;并将音波体感技术与中国传统的五行音乐及中医养生理论结合起来, 创立了独特的“五音体感振动音乐疗法”。

 

2、对脑瘫及严重残障儿童的体感音乐治疗

最早应用体感音乐疗法对严重残障儿童进行放松训练和研究的,莫过于挪威教育家和医学家 Skile 博士。他的实验振动频率是 30~120 赫兹,并认为40~80 赫兹的频率对患儿神经肌肉的紧张、痉挛、疼痛和抽搐等放松最为有效。

以后,魏哥兰对他的实验结果进行了进一步的验证。他对一组大脑麻痹患者,采用镇静音乐+44 赫兹脉冲振动频率,治疗 30 分钟为一疗程;另一组,仅用同样的镇静音乐、但去掉脉冲振动频率加以对照。通过 10 位患者共 6 个疗程的治疗,对处理前和处理后的脊椎活动能力、肢体灵活度及活动范围等进行了测量,结果证实:采用音乐+脉冲振动频率组,比对照组的肌张力大大下降,活动能力也明显提高。

广州中医药大学附属南海妇儿医院脑瘫康复中心的刘振寰主任医师,通过多年对痉挛型脑瘫患儿的体感音乐治疗实践,积累了大量的临床案例。他认为,这是一种没有药物的毒副作用、患儿感觉舒适愉快、护理起来容易和每日不断重复的自然疗法。而且,它对缓解患儿的肢体痉挛和紧张状态作用明显,在此基础上配合针灸、推拿等康复手段,往往取得出其不意的效果!

体感音乐振动的频率在 16~150 赫兹之间,是一种伴随音乐变化而变化的精密振动1/f 波动,振幅在数百至数千微米之间。脑瘫患儿在体感音乐振动的刺激下,很快感觉到身心的愉悦,肢体逐渐从痉挛紧张状态放松下来。这种愉快的体验,比起其他物理治疗或作业疗法更容易接受。同时,该疗法使脑瘫患儿的肌电下降、皮温升高、血容量增加、脑电反α 波增多,并使血压、呼吸、脉搏等趋于平稳,人的内稳态恢复,肌张力也得到有效缓解。

 

3、对脑卒中、脑外伤患者的体感音疗康复实践

南方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南方医院)康复科,对 14 例脑卒中、脑外伤患者进行了

体感音疗的康复实践。患者每天治疗一次,每次治疗时间为 30-60 分钟不等,并采用康复评定量表对治疗前后进行了系统评估,经初步临床观察,其结果如下:

姓名

性别

年龄

诊断

康复评定量表分值

治疗前 治疗后

治疗

次数

韩某某

37 岁

重度颅脑外伤

MMSE 16  MMSE 24 

25 次

方某某

62 岁

小脑半球出血

MMSE 16  MMSE 20 

40 次

陈某某

57 岁

中度闭合性颅脑损伤

MMSE 19  MMSE 23 

20 次

 

梁某某

 

 

57 岁

 

高血压、脑溢血

可进行简单

无自主言语

 

36 次





对答


李某某

20 岁

重度颅脑损伤

MMSE 20  MMSE 21 

18 次

谢某某

74 岁

大小便失禁

MMSE 6  MMSE 8 

18 次

刘某某

51 岁

脑干出血

MMSE 10  MMSE 11 

15 次

陈某某

56 岁

脑积水

GCS 9  GCS 9 

60 次

张某某

37 岁

缺血缺氧性脑病

GCS 8  GCS 8 

34 次

 

王某某

 

 

31 岁

 

脑外伤恢复期

双下肢肌力 双下肢肌力 2

0

 

30 次

林某某

64 岁

脑梗塞

MMSE 8  MMSE 9 

22 次

许某某

38 岁

重度颅脑外伤术后

GCS 4  GCS 8 

20 次

陈某某

26 岁

全身多发伤

GCS 7  GCS 10 

34 次

赖某某

34 岁

颅内出血

GCS 3  GCS 8 

15 次

2 (脑积水和缺血缺氧性脑病没有什么改善外,其余 12 例均有不同程度的改善。这表明,体感音乐治疗不仅通过音乐的听觉对人产生了积极的心理作用,更为重要的是,

通过音乐的触、振动觉激发了身体的松弛反应,并改善了大脑情绪、认知、听觉、言语等方面的功能。

这种改善作用,可能还与体感音乐所带来的精密振动,在一定程度上打通了患者脑部的微循环通道、进而改善了脑组织的供血有关。

 

 

二、体感音乐疗法的脑神经康复原理

大脑是人的最高生命中枢,主管着一切生理和心理活动。而音乐通过心理和生理两个层面对人产生一系列的作用和影响,体感音乐治疗主要是通过强化后者——即骨传导(Bone


conduction)音乐声波所带来的一系列生理作用,使得临床疗效和生物干预度都得到大幅提升。具体表现在:

(一)松弛反应

体感音乐振动是一种使人感到安全、舒适和催眠的 1/f 波动形式,它通过激发身体的松弛反应,使人心理、情绪得到放松的同时,还有更为直接的生理作用譬如血压下降,心率、呼吸、新陈代谢变缓等,而且这些作用对人体长期有益、甚至伴其一生。

事实上,胎儿就是在母亲充满低频声波的宫体环境中发育起来的。当孩子出生并长大成人,这种宫体环境的“美好记忆”依然残存在成年人的潜意识里,当孩子哭闹或焦虑不安时,只要被母亲抱起就会立刻安静下来,因为母亲的“体感振动”使其感到安全、舒适!

图片2.png

(二)疼痛抑制原理

车斯基理论认为,体感音乐振动主要通过刺激人体的“帕西尼安小球”,而达到神经疼痛抑制的目的帕西尼安小球又称 Pacinian 小体、环层小体,广泛分布于全身的皮下组织、肠系膜、韧带和关节囊等处,是人感受振动和压力的感受器

尤其对 60~600 赫兹的振动频率,这种感受器能发出神经性无痛信号传至大脑,从而对疼痛产生抑制作用。

(三)脑神经康复机制

从大脑神经学的角度来看,体感音乐疗法在脑神经康复方面,具有以下几方面的作用和意义:

1、激活大脑古皮质和旧皮质区:

体感音乐振动通过“骨传导”方式,直接刺激人的“内听觉”系统,从而可能激活靠近大脑脑干部位的古皮质和旧皮质区——这些区域掌管着人类的生存本能(如食欲、睡眠欲、性欲、快感等,对人的生命和健康极其重要,它是人类获得一切生命本能、潜意识或潜移默化行为以及高品质睡眠、良好记忆等动力源泉。因此,体感音乐振动不仅能帮助改善睡眠、促进记忆等,而且对那些因脑卒中、脑外伤或脑发育滞后造成语言、情感障碍以及很难用语言交流的人,往往起到想象不到的效果!

2、促进脑组织再生和神经递质的释放

有研究表明,神经递质的改变与失衡是造成失眠、身心失调等主要原因。神经递质是大


脑用来传递信息和神经冲动的一种化学物质,分为抑制性和兴奋性两大类:如果抑制性神经递质不足,人就表现为紧张、焦虑、烦躁、易怒等;倘若兴奋性神经递质低下,人就会变得容易疲劳、消沉、沮丧、甚至抑郁自杀等。





                          image.png


体感音乐振动通过强化音乐中的重低音和临场感,能最大限度地激活大脑右半球,强化大脑形象感知记忆和空间定位能力等,使人获得深深的陶醉与放松的同时,也激活下丘脑和脑干网状结构,使大脑分泌各种有益于健康的内源性活性物质如“幸福快乐素”——内啡肽等,并调整神经递质的水平和植物神经功能,从而减少或戒断人对各种外源性刺激(药物、毒品等依赖,从根本上改善失眠、焦虑、抑郁等身心失调或慢性疲劳状态,并可帮助记忆、启发智力、开发潜能以及用于各种创造性的思维活动。







此外,近年来的研究发现:人脑具有很好的自我修复功能,这种修复作用只有在大脑皮层血管和微循环通道打开的前提下,才能发挥较好效果,这也是抗衰老的关键。

体感音乐振动的振幅一般在数百到数千微米之间,这种物理作用对于打通脑部血管和微循环通道(甚至建立侧枝循环),改善脑组织供血,增强脑细胞活性与膜的通透性,有利于细胞膜内外物质交换和细胞再生等,都有非常重要的意义。

“金德拉克理论”认为:由身体感受到的有声精密振动,通过骨骼(颅骨和颈椎以及大脑神经元之间的膜组织传导,有助于液体环境的大分子扩散和颅内毒素或坏死组织的清除。由于大脑中没有淋巴系统,毛细血管壁又由很紧的结合体包裹着,从而造成大脑血流的缓慢和一定障碍,此时通过脑组织和细胞间的弥散作用,往往是一种有效的清除机制。因为身体的其他部位可以通过肌肉和淋巴运动等来实现清理,唯独大脑不能。

譬如,当我们的喉咙发声并产生微小振动时,会通过骨传导在颅骨的腔隙和膜结构等处产生共振,这种物理作用可以帮助打通脑部血管和微循环通道,就像“振动细沙以去除杂质”的功能一样!

虽然这个理论至今没有得到进一步的验证和发展,但它却为我们在脑科学领域的研究提供了广阔的思路。